苹果不让微信公众号做打赏,其他公司比腾讯还慌

苹果和腾讯这两个神仙只是闹别扭,其他的小鬼便遭了殃。

因为苹果规则问题,在iOS平台上,微信公众号文章不能再打赏了。

郑岱尽管在微信工作,但也和其他人一样,直到4月19日下午才知道这个消息。震惊、不解、恼怒,在这些情绪之外,郑岱还有一丝丝的自豪。

“苹果怕我们了。”他觉得。

这是两家富可敌国的公司。苹果市值 7380 亿美元,腾讯市值也达到了 2790 亿美元,它们相加,财富足以超越绝大多数国家,排名第 16 位。

如此体量的公司,一举一动都关乎无数人的命运,而今,它们闹起了小别扭,引发了大震荡。

神仙打架,最遭殃的从来都是小鬼。

壳壳负责着不少公众号的商务运营,其中不乏粉丝量百万以上的大号。这类公众号发展到后期,已经不靠打赏过活,主要收入来源于广告等商务合作,不过壳壳告诉 36 氪,即便如此,压力依然很大,“一些优质账号,单篇打赏能破万”。而文章阅读数量有大约一半来自 iOS 客户端,粗略推算,这些公众号打赏收入可能会减少一半。

打赏是冲动行为,读完文章,心有所感,便会点击按钮,或多或少给一些钱。倘若以复杂的付款流程取代如今的打赏,那么冲动便会消减很多。

腾讯觉得,打赏用户因为看了好内容,对作者的鼓励,不算购买服务。苹果显然理解不同,认为这就是一种服务,必须经由苹果交易。

按照苹果的规则,在APP内购买服务,都必须分给苹果30%,无论是游戏充值,还是虚拟货币,有人把这笔钱形容为“过路费”,苹果上的应用都得自己出钱买路。

先前在互联网评论人Keso的朋友圈下,马化腾说要做微信付费阅读,正加快进度,如今的争端,让这付费阅读前景变得不明确了。视微信付费阅读为大敌的其他平台,可以暂时松一口气。

毕竟他们都在交“保护费”。

在微信打赏被关闭三天前,得到似乎已经得到了风声。在得到上,原本一些课程可以使用微信支付等方式购买,但如今在 iOS 平台上,只保留了通过苹果渠道充值购买这一种方式。

罗辑思维联合创始人快刀青衣告诉36氪,在得到上,iOS用户占比为49.5%,付费一百元以上的用户里,这一比例提高到了55%。在定价方面,快刀青衣说不会因为平台不同而区别对待,“不同的渠道提成,影响的仅仅是公司的内部结算规则罢了,不应该也不能影响用户”。

他没有说要给苹果多少分成,但喜马拉雅告诉36氪,一年交给苹果的钱,是“亿元级别”。

知乎现在依然在观望。知乎Live也是一款抢眼的知识付费产品,哪怕在iOS平台上,用户依然可以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来购买,收入全归主讲人所有。但倘若严格执行苹果规定,这笔钱很可能需要主讲人一起负担,而且,未来知乎可能会参与分成,主讲人收入可能只有如今的一半。

而更麻烦的事情是,赞赏走苹果规定的IAP,是一件太有损体验的事情。

有业内人士告诉36氪,自从苹果推出IAP以来,体验几乎从来没提升过,不支持平台发起退款、结算不提供明细、掉单率高、结算周期不固定、绑定银行卡程序繁琐……比起微信和支付宝,这是个太不友好的工具。

比起多花钱,腾讯更难忍受苹果想在微信内部,用Apple Pay取代微信支付。

腾讯的金融业务从财付通开始,但直到微信才有了起色,腾讯投资滴滴,最重要的收获之一便是确立了微信支付的位置,如今在支付笔数等数据上,微信甚至正在逐渐超过支付宝,街头水果摊、早餐店都已经挂上了微信支付的二维码,简单方便。

这是离钱最近的环节,而微信公众号又是微信最封闭的地方之一。苹果想让腾讯在这一问题上让步,便如同要说服别人钉一根钉子在自己心脏上,只能是天方夜谭。

别人还在说生态的时候,腾讯已经开始搭建局域网了。在中国,但凡使用智能手机的人,几乎都会用微信,而且一半的人每天会用上一个半小时。聊天,阅读,讨论工作,付钱转账,如今还可以扫码骑自行车,入睡前看一眼微信,起床后再扫一眼,已经成为很多人的习惯。

微信公众号已经是局域网的雏形,没有超链接,不能跳出应用外,内容全部托管在腾讯服务器,视频、广告都由腾讯提供服务。

郑岱说,微信在做的小程序,已经在挖Appstore墙角,而在未来,微信还会做搜索业务,在微信里可以搜索到微信外的东西,“相当于在里面内嵌了浏览器”。

微信的封闭生态,给腾讯带来了巨大的收益。2016年,微信等地方的信息流广告增长80%以上,广告也成了腾讯第二大收入来源。而且在微信生态里,哪怕强势如阿里也得服软,淘宝在微信里不得不变成一大段杂乱的字符。

腾讯想做局域网,苹果也想。

苹果叩响了移动互联网,在苹果手机上,大家可以运行各类APP,而无需费神去打开网页,点击链接。“APP”这三个字母养活了一大批人和公司,但他们不想让用户流动,他们想让用户留下来,恨不得能在自己这里完成衣食住行甚至生老病死。

而苹果对这些APP有着高度的控制力,Apple iOS审核一向以严苛著称,包括客户端资源检查、应用内容检查 、提审资源检查等等无数暗坑。一位应用开发者告诉36氪,对开发者来说,“苹果就是政府”。

苹果同样也需要Appstore带来的收入,去年四季度,苹果软件商店AppStore在中国市场的收入超过了20亿美元,预计今年可能达到50亿美元。现在苹果硬件增长乏力,便更需要依赖软件服务带来的收入。先前对微信打赏不闻不问,如今忽然重视起来,自然不是因为看上了打赏分成,而是苹果想让自己的软件生意更加规范。

两个封闭生态,最后必然引起冲突,现在它们交火了,彼此可能只是受了轻伤,但流弹飞溅,伤害了不少其他人。

iOS微信关闭赞赏,本质上和微信自己屏蔽一堆网站或者关闭公号没什么区别,都是想把控制和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。拳拳到肉、刀刀见血的搏杀,只会发生在小说里,苹果不会真的下架微信,微信也不会放弃苹果,现代商业社会里,平衡与妥协比争斗更合乎理性。

但在这门平衡的艺术里,两家公司却都忘了妥善处理用户的感受。

苹果不管不顾,强行以体验不好的IAP取代更加成熟易用的微信支付,这自然会给用户带来太多不便。但腾讯的做法是裹挟公众号,直接关闭打赏功能,这种行为也没法给用户带来太多好处。

万维网秉承黑客精神而生。28年前,蒂姆·伯纳斯·李创立了万维网,试图去打破信息集权,他认为所有信息都是平等的,应该在网络上自由流动。万维网的核心元素有两个:网页和超链接。那时候乔布斯已经离开苹果,马化腾刚刚成年。

如今的互联网远比当时发达,但我们却离那时的愿景越来越远,只依赖复杂精密的系统活着,越来越依靠大公司带来的便利,尽管掌控系统的只是少数人。飞机固然能方便地把人送到终点,并且向你保证最低的事故率,但一旦飞机出现意外,便几乎没有逃生的机会。

乘客能做的,只是祈祷苹果和腾讯的风波,只是不稳定气流,并非真的事故。

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相同方式共享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看法宝!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kanfabao.com/%e8%a1%8c%e4%b8%9a%e5%8a%a8%e6%80%81/%e8%8b%b9%e6%9e%9c%e4%b8%8d%e8%ae%a9%e5%be%ae%e4%bf%a1%e5%85%ac%e4%bc%97%e5%8f%b7%e5%81%9a%e6%89%93%e8%b5%8f%ef%bc%8c%e5%85%b6%e4%bb%96%e5%85%ac%e5%8f%b8%e6%af%94%e8%85%be%e8%ae%af%e8%bf%98%e6%85%8c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2733131525#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